多話くん

不定時更新,山坂癌末期www

[弱虫ペダル]當你完全不再寂寞之時

*有自創腳色出沒

*大學架空,劇情有OOC

*有山坂CP向,算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

*只是突然想寫催淚的故事,雖然有玻璃渣但不在山坂上,感覺好像不夠催淚的說......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幾乎所有的人都無法看見妖怪,就算有也只是極少部分的人

在那極少部分的人中,也包含只能看見一時的人

小野田坂道在小時候,曾經看的見妖怪

但是在某天,突然看不到了

在還能看見的當時,小野田遇見了某隻妖怪,他要求小野田幫他某件事,小野田實現了它

因為實現了約定,小野田從他身邊得到的是一個小小的玉珠

算是幫助他的回禮,可說那是一種護身符

在流逝的時間裡,身邊很多事物都改變了,但唯一不變的是他所留在身邊,當初與他立下的,約定的玉珠


---


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呢......

小野田躺在學校宿舍的床上,手上拿的一顆擁有美麗光彩的玉珠,眼睛直盯著它

"坂道君,我關燈了!"與他同房的室友真波說著

"等等!"小野田馬上走下床,把玻璃球放回收著的地方"可以了!"

燈被關掉之後,兩人各自回到了床上躺著

"坂道君剛剛在看什麼?"

"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是以前的朋友送給我的"小野田已很溫柔的語氣說著

"是誰?"

"是秘密!"

"小氣!"真波有點像是撒嬌的說

到底......過了多久沒看見他了呢?他應該過得很好吧?


---


那顆玉珠被小野田小心的收藏著,一直好好的保存在身邊,雖然會不定時的會拿出來回憶

現在不像過去一樣,有喜歡的事物、重要的朋友、崇拜的前輩、互相競爭的勁敵

很久很久之前,在小野田還只是一個人的時候,只有他,陪在他身邊,雖然時間短暫

如今,不知道他還在不在......


---


下午上完課,小野田往著社團方向走過去

"坂道君!"真波跑過來並喊著他的名字

"真波君!"

"一起走吧!"真波笑著問

"好啊!"

"等下跟人有約了嗎?"

"沒有"

兩人約好在社團結束之後一起去吃晚餐,像這樣跟普通人一樣,如此平凡,卻又和樂的日子,雖然小野田覺得很好,但心中難免還是有小小的落寞


---


真波山岳,洋南大學一年級生,與小野田同年,也屬同一個社團,自行車競技部,是一名自行車爬坡手

真波靠著長相及在過去騎自行車創下的好成績,在平時就很受歡迎,因為帥氣的外表總是有很多人圍在他的身邊,也能得到很多聯誼的機會,不過......

他喜歡待在小野田的身邊

也不知道為甚麼,真波總是很喜歡找小野田,雖然還不確定是不是那種喜歡,但只是在他身邊就感到安心,很溫暖

那是小野田帶給他的感覺,他很喜歡

不過,有時候真波會感覺到,在那股溫暖中隱隱傳出的,一點寂寞


---


"來比賽吧!坂道君!"進入了坡道地帶,真波向小野田發出了戰帖

"嗯!我不會輸的!"小野田回應著

雖然只是社團練習,但兩人還是拚盡了全力衝向山頂,到了山頂之後,在山頂上的停車場稍作停留

"坂道君!給你!"真波把從販賣機買來的寶礦力遞給小野田

"謝謝!"小野田接過去

"今天輸給了坂道君了呢!明天不會輸的!"

"我也不會輸給真波君的!"

這時,真波突然想到

"坂道君,你昨天晚上說的那個朋友......"

"怎麼了?"

"不找時間去見他嗎?"

"我也想去找他啊......"小野田低著頭說

"那就去找啊!我也可以一起去嗎?我想看看他的樣子"

"如果......可以找的到他的話......"小野田小聲的說

"怎麼了?"

"沒什麼,因為在我小時候他就搬家了,也沒留下電話號碼,所以......"

"是嗎.....沒關係,現在坂道君的身邊不是有很多朋友了嗎?而且還有我啊!"

真波握住了小野田的手,小野田轉過頭看向他,看到他認真的表情,讓小野田回想起,過去在高中時期,慶幸自己所遇見的人、事、物

"真波君......謝謝你!"

小野田笑了,很開心的笑了

真波的手握得很緊,看著小野田的笑容,他也笑了


---


在山上一間小神社裡,原本只是來祈願而已,但小野田看到了,跟平時在路上看到的小小妖怪不一樣

"......"小野田很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不,不應該說是人

"汝,看的見吾嗎?"一個看起來身材高大的人,臉上戴著面具,背後還有雙大大的黑色翅膀

小野田坂道,小學一年級生,他與烏天狗先生的第一次相遇

"不,我......"

"吾乃是烏天狗,吾想請汝幫吾一件事"

"诶?"

烏天狗請小野田幫他找在附近弄丟的一面小圓鏡,之後小野田一放學,就會跑來那裏幫烏天狗找鏡子

"那個...烏天狗桑......"

"怎麼了,人類小孩"

"那面鏡子很重要嗎?"

"是的!對吾來說很重要"

"請問那面鏡子大概多大?"

烏天狗大概比了下手勢,大概比小野田的當時的眼鏡鏡片還要大一點

"請問找不到......會很嚴重嗎?"

"那面鏡子是......友人託付給吾的重要物品"

"那......那要更努力找才行了呢!"

"孩子......"

"因為是烏天狗先生朋友的東西,所以要更努力找,如果能快點找到就好了呢!"

再過了幾天,終於在樹林深處的某個草叢裡,找到了那面鏡子

"謝謝汝,這是用山裡的琥珀做成的寶玉,送給汝,當作是護身符用,此物可守護著汝和善之心"

"謝謝你!烏天狗桑"

"吾還會留在此地一段時間,汝想來找吾隨時可以來"

之後的每天,小野田都會在固定時間來找烏天狗,跟他聊聊天,烏天狗也會陪小野田一起玩遊戲

"那個,烏天狗桑"

"怎麼了,孩子?"

"我......可以跟烏天狗桑成為朋友嗎?"

烏天狗愣了下,隨即又說著

"......可以啊!孩子,你的名字是?"

"坂道,小野田坂道!請多指教,烏天狗桑"

"坂道,吾的名字不叫烏天狗,吾之名為翠玉"

"翠玉...翠玉桑的名字......好漂亮啊!"

"汝的名字也很好聽,吾不會忘記汝的!"

就這樣他們成為了朋友,只是時間很短暫

不久後的某一天,小野田來找烏天狗時,他已經離開了,不久之後,在路上常看到的小妖怪,小野田也看不見了


---


夏天又到了,某天突然懷念起過去的小野田,再度拿出玻璃球一看,發現上面出現了一道裂痕

"怎麼會......"

看起來也不像有人有來動過,如果有摔到多少一定會有擦傷的痕跡,但上面除了裂痕外,其他痕跡都沒有

小野田輕輕的將它握在手心,默念著過去友人的名字,這一切的真波都看在眼裡

到底是對他多執著,坂道君,明明我就在你的身邊......


"沒事吧?坂道君......"

聽到真波的聲音,小野田轉過頭,真波就站在門口看著他

"沒事,只是......"小野田把握在手心的玉珠給真波看

看起來很透徹,看來一點雜質都沒有,它的顏色是很溫暖的橘黃色,不過,上面有了一道裂痕

"這是......"

"以前你問我的那個朋友給的,它出現了一道裂痕"

"是摔到的嗎?"

"不知道,看起來也不像摔傷"

"那......"

這時上面的裂痕漸漸的變大,還出現了像是玻璃要碎掉的聲音

"不會吧......"小野田驚訝地說著

隨之玉珠整個破掉,整顆玉珠就這麼變成碎片

小野田的表情很悲傷,但他哭不出來

"把他用一個容器裝起來吧"真波如此說道

"嗯......"


當天晚上睡覺時,小野田做了一個夢

夢到了當初與他相遇的那座神社,而他,站在那裏

"汝已經不再寂寞了"

聽到那個聲音,小野田很清楚,趕緊轉過身看,與當年的他相遇時視同一個容貌,那是他

"翠玉桑!!!"

"汝的心裡已有汝所重視之人,那人也如此重視著汝,所以,護身珠的使命結束了"

"但是,我......"

"吾等應該是不會再見了,但只要吾等還互相記著對方,那吾等之友情也會繼續存在"

"但是,我還是想跟翠玉桑!!!"

"放心,既然已有重要之人,表示汝已不再寂寞,吾心中也有重要之人,汝無須擔心,汝也無須一直惦記著吾"

"我!"

"只須記得吾即可......"漸漸的翠玉的身形消失

"翠玉桑!"小野田驚呼著他的名諱,但是卻無法阻止他消失,當翠玉的身影完全消失時,小野田醒了過來,時間已經是隔天早上

"翠玉桑......"

你過的好嗎?鏡子還給你朋友了嗎?你跟你重要的人相見了嗎?

有好多,想跟他聊的事,只是,已經不會再見了

真波醒來看著小野田一臉難過地坐在床上,便下床走到他身邊

"坂道君"

"真波君......"小野田轉過頭,看著站在他旁邊的真波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所以別難過,好不好?"

"我......"

"那個朋友有比我重要嗎?"

"诶?!"聽到真波問出這個問題,小野田愣住了

確實,小野田與翠玉,兩人的緣分只有那一段過往,跟現在在他身邊的真波,是不一樣的

但是,對小野田來說,他們都很重要

曾經相遇的友人,及現在重要的人

"他沒有比真波君重要,可是,他也是很重要的朋友"

"還見得到他嗎?"

"應該是......見不到了......"

"那坂道君還記得他嗎?"

"當然記得,雖然過得很久了但還是記得很清楚!"

"那只要坂道君還記得他就可以了吧?"

"記得他......"

「只須記得吾即可......」這是他最後對小野田說的話

"就算見不到也沒關係,只要還記得他,那以後還是有可能會見面吧?"

"可是......"

"坂道君現在會寂寞嗎?"

真波問出了這個問題,小野田很清楚,有大家,有真波的陪伴,他已經不寂寞了,只是,還想再見他一面

"不會,可是...我好想......好想再見他一面"小野田哭了出來

"不寂寞就好了,那個朋友應該也知道才對"真波把小野填抱進了他的懷裡

"嗯......"

"坂道君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往後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你寂寞的"

"嗯!"

兩人就這麼翹掉了上午的課,真波就在房間裡安慰著小野田

那顆碎掉的玉珠被裝進一個小玻璃瓶裡,繼續被小野田繼續保存著,哭過之後小野田的心情稍微舒緩,兩人下午回到學校上課


翠玉桑,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因為你是我重要的朋友之一

而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是......


今天的社團練習,真波跟小野田還是一樣,到了坡道就開始互相較勁

"今天我會贏過坂道君的!"

"到山頂之前誰贏誰輸都還不知道呢!"

"坂道君,到山頂之後,我有話想對你說"

"什麼事?"

"到時就知道了!"

隨即兩人開始加速,往山頂上衝過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感覺不催淚,會不會有點無聊?

评论(11)
热度(21)

© 多話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