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話くん

不定時更新,山坂癌末期www

[山坂]就算決定好結局不是BE向還是很難想發展

*就算是腐男子性向也不一定真的是那種的好嘛!  的後續

*警告!!!警告!!!有酒後(嗶一)題材線出沒注意

*腐男子為小野田注意!!   (人物OOC了...

*東卷已經不算被亂入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小野田回去後,真波呆呆地站在原地好一陣子,之後就出去騎車

真波這次騎車沒有像平時一樣用自己的方方法騎,只有踩著踏板,到了山頂之後,他決定打個電話給某人

掏出手機,點出了某人的號碼之後,猶豫了下才撥出去

"喂!喂!別打過來就不出聲啊!真波"話筒另一邊所發出的聲音,不意外就是真波高中時期同為爬坡型選手的前輩,東堂尽八

"......東堂前輩..."

"......怎麼了?真波"東堂聽出了話筒另一頭聲音的不對勁

"我......我..."

"怎麼了?有話就好好說!不要心急慢慢講"

"我...我跟坂道君...跟他...告白了..."

"......什麼!!!!!!"東堂驚訝的大叫

"但是我...我..."真波聽起來像一臉快哭的模樣

"慢慢來...我會好好聽你說的,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這麼想哭?"

"嗯......"

真波開始訴說昨晚發生的事,說到一半時真波開始哭了起來,但還是繼續的說了下去,連今天的告白也一起告訴東堂,當東堂聽完真波所說的一切原由之後,東堂生氣的對著手機大吼

"這不就全都是你的錯了嘛!"

"......對不起..."

"你該道歉的不是我,是眼鏡君!"東堂無奈又憤怒的說

"我已經跟...坂道君道歉了...,他說...說...他會好好考慮,但是...期望別抱太高..."真波邊哭邊說

"這不是廢話嗎!那有人在經歷這種事後還要答應這種事的啊!"

"......東堂前輩..."

"但是,眼鏡君既然說會考慮這件事,表示你還有一點機會,也表示他還是很看重你的,還不想跟你斷絕關係"東堂接著繼續說

"不過,既然眼鏡君說期望別抱太高,就真的別抱太高吧!你還是先想辦法挽回你們的友情吧!真波"東堂無奈的說

"......我不要!"

"哈?"

"我...我喜歡坂道君,我不想放棄!"真波停止了哭泣,並堅定的說

"等...真波你再說什麼?"東堂驚訝的問

"就算坂道君拒絕我了,我還是無法放棄他!我...要繼續追求坂道君,我要讓他知道,我才是配得上他的人!"

"你知道你現在說的話代表著什麼意思嗎?真波"東堂嚴肅的問

"我知道,既然現在已經讓坂道君知道我的心意了,也做過那種事了,與其像之前那樣再繼續逃避,不如拼命的的追求,直到坂道君願意接受我!"

"你是認真的嗎?"

"是!"

"是嗎...這樣的話那我也不好說什麼,那我最後再提醒你一點,就算到最後追求失敗了,可別連跟眼鏡君當朋友的資格都失去了"

"是!東堂前輩,謝謝你!"

"你這小子難得也會跟自家前輩道謝的啊!"

"東堂前輩你這樣說很傷人耶!我本來就會跟人道謝的好嗎!"



在真波跟東堂連絡的時候,回到自己宿舍的小野田也跟最近回國的卷島通話中,小野田也把昨晚發生的事告訴了卷島

"什麼!!!真波那小子竟然!!!!!!"卷島生氣的大吼

"那個!!!卷島前輩對不起!!!我!!!"聽到卷島大吼,小野田趕緊道歉

"誰說要你道歉的咻!該道歉的是真波那傢伙!"

"是!對不起..."

"就說了不用你道歉咻!"

"是..."

"那之後你的身體有感覺到任何不適嗎?"卷島讓自己平靜下來後問道

"除了身體還是有點痠痛之外...就沒什麼了..."小野田小聲的說

"還有其它嗎?"

"......沒有了"

"......是嘛,那如果之後有感覺到任何不舒服的症狀,記得別忍住要快點去看醫生咻!"

"是!"

"那坂道,你一開始說的有些事想問我是想問什麼咻?"

"其實...那個...是關於...那件事......"小野田小聲的說

"哪件事咻?"

"跟...昨晚發生的事有點關係...想問卷島前輩一些意見..."

"......好咻!那...你想問什麼?"

聽到這句話,小野田擺出了非常正經的臉,並嚴肅的問

"卷島前輩,假如你跟東堂前輩,在兩人還只是朋友的情況下發生了關係,結果早上醒來之後看到東堂前輩對著你土下坐道歉之後對著前輩說要負責,隨即告白,前輩會怎麼決定?"

".......哈?!為什麼要問這個?"卷島聽到這句話整個人愣了一下,回神之後問了小野田這問題的意思

"那個...可以先請前輩回答這個問題嗎?"

".....我知道了,如果當時東堂他,真的對我下手的話,他絕對會被我處以死刑咻!以後他也別想跟我連絡咻!"卷島有點生氣的說

"前輩會做到...這麼絕嗎?"小野田緊張的問

"一般來說是的,不過如果自己也喜歡他就另當別論咻!"

"诶?那樣的話..."

"可能繼續當朋友,可能會答應他,不過要答應的話在一開始絕不會讓他好過咻!"

"前輩說的是......?"

"不管怎麼樣,在對方不是自願的情況下,強迫他人坐這種事,就算是喜歡的人還是會在心裡留下陰影,何況這種事已經是犯罪咻,他說要負責結果也是他吃香,所以總不能事事都如他的意咻!"

"是...是這樣嗎......"

"以上這些純屬假設,反正東堂也沒膽會做出這種事,就算有酒精效應也一樣咻!現在比較重要的是你咻!"

"是!其實我會問卷島前輩這個問題,就是因為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真波君對我道歉,還說要負責,之後就向我告白了......"

"這樣啊!你剛剛問我那個問題時我大概就猜到咻,不過其實這問題還是只能由你自己決定,但我還是先問你一個問題咻,你喜歡真波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喜歡的是像湖鳥公主一樣可愛的女孩子,性向也正常,對同性的話感情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想對真波君的話可能算是喜歡,跟真波君在一起感覺特別開心,也是有"想永遠陪著他"的心情,對昨天晚上的事也不會很難過,不過就是有一點我不太能接受..."

"什麼咻?"

"昨天晚上,在被真波君給...推倒的時候,在面對真波君時的反應,就跟一般的受方一樣,重點是我無法像卷島前輩一樣反攻回去!"

"等...小野田......"卷島聽完這句話整個人傻了

"卷島前輩也是個受卻能反攻身為攻的東堂前輩,我明明也是個男人,卻無法像卷島前輩一樣反攻,而且當時的反應,不就是......啊!對不起卷島前輩,剛剛的話請你全部忘了吧!"

"哈哈...就算你這麼說...想忘也有點難咻..."卷島苦笑著

"對不起,剛剛講的有點太激動了!"

"再說,雖然我能反攻回去,我也從沒反攻過東堂那個傢伙咻"

"诶!!!我以為卷島前輩會..."

"要是我真的反攻回去的話,那傢伙的自尊心一定會受創,所以我都讓他來,再說這種事也要雙方先協調好才能做的吧!在談這件事之前,坂道,你是已經決定好要跟真波在一起才會說這件事的嗎?"

"诶?诶!!!!!!不不不我還沒..."

聽到這句話的卷島,有點無奈的嘆了個氣

"唉~~!你還是先好好考慮接下來要如何面對真波,在來煩惱這些事咻!"

"我知道,所以我想問問卷島前輩的意見!"

"你來問我,我也無法給你什麼意見,但真要說的話是有一個,如果你真的喜歡真波,不妨先試著跟他交往看看,之後有了想跟他一輩子走下去覺悟的話,到那時就接受他咻!"

"是..."

"話說坂道,你不會在意嗎?"

"請問是在意什麼?"

"就是關於...昨晚的事..."

"是蠻在意的...竟然真的是受這件事..."

"誰說是關於這件事了啊!是說經歷這件事的後遺症!後遺症!你的心裡不會覺得難過或是生氣嗎?難道就沒有什麼陰影嗎?"卷島有點激動的問

"其實因為對象是真波君,我好像就不會那麼生氣或是難過,如果是其它人估計我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了..."說到後面小野田有點氣餒的說

"是嗎...不過還是要好好考慮後再下決定,知道嗎?"

"是!"


當天晚上,當真波難得動腦想著隔天面對小野田要如何挽回好印象時,小野田也在想先暫時別跟真波說話,還有煩惱之後的回應

只是小野田無意間多煩惱了一件事,如果之後跟真波在一起是不是還是無法反攻的受這件事,但之後又想到

"等等,這件事應該等到確定跟真波君交往之後才煩惱的吧!"

在說完之後,小野田繼續想著要如何回應真波這件事...



To Be continued...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後半我寫到連我自己都無言了...

這篇寫的跟上篇被吃的有差異,不過能完成就好

想看後續的要麻煩再等一陣子囉!


评论(4)
热度(44)

© 多話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