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話くん

不定時更新,山坂癌末期www

(山坂)關於真波暗戀到表白的故事

*職業車手真波x剛進職場的坂道(年齡約22歲)

*真波波第一視角

──────────────────


待在義大利已經四年了,雖然剛來的時候還很陌生,語言也一竅不通,但現在熟了也就覺得沒什麼

下禮拜就能回到日本了,在這邊幾乎都一直在訓練跟比賽,嗯...也是有觀光跟玩樂的時候啦!國外的風景相當的不錯,一點都不輸給日本,當然坡道也是!雖然待久了但我還是想回到最熟悉的日本,而且,在日本還有你在,坂道君

雖然高中畢業後就被挖腳進入職業車隊了,這四年期間也幾乎都在國外生活,但是我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思念你,因為你是我除了在騎自行車爬坡外,能讓我感覺到活著的人

距離上次最後見面是在三年前吧,那時車隊排了個假讓我回國過年,剛好總北的卷島學長也回國,東堂學長就把當時總北跟箱學參加高中聯賽幾個較熟的成員們揪團來聚會,而我也被邀請了,坂道君也是,那時能在見到他,真的讓我感到高興,讓我有


活著的感覺


那時坂道君看起來好像變得比高中時期成熟了一點,但是他還是一樣的待人和善,笑起來也是一樣的可愛,不知道現在坂道君又如何了呢?

雖然偶爾有傳個簡訊連絡,但是跟實際見面比起來,用這種方式交談根本就沒有什麼感覺

下禮拜回國,同時也是我跟義大利車隊簽約到期的日子,同時也是正式加入日本OO車隊的日子,雖然是不久前才敲定好的,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那怕只有幾天也好,想早點回去有坂道君在的日本

隨著這樣的心情,在拿出手機想著要跟誰連絡來幫忙接機的問題時,在無自覺的情況下,我點到了坂道君的號碼,並撥了出去,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喂!你好,這裡是小野田! 喂? 是真波君嗎? 喂?"

聽到坂道君的聲音時,雖然剛開始稍微嚇了一跳,但我馬上回復了過來,並正常的跟他對話,以朋友的方式

"是坂道君啊!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

"嗯!我很好喔!那真波君呢?"

"我也很好!"

"怎麼真波君難得打電話過來?"

"啊!說到這個!其實是因為我下禮拜要回國,想找個人幫忙接機,在猶豫的時候不小心按到你的號碼"

"是...是這樣啊..."

"那...坂道君你怎麼樣,可以嗎?"

"嗯...你下禮拜什麼時候回國"

"禮拜六"

"我看看喔...那天我剛好休假,所以沒問題"

"真...真的嗎!太好了,那確切的時間我在傳簡訊給你"

"嗯!OK!"

"那就謝謝你了!坂道君"

"不會!那下禮拜見,真波君"


就這樣講完掛了電話,聽起來坂道君好像又變得更成熟了一點,但感覺還是跟以前一樣

僅僅一小段的對話,讓我這三年來對坂道君的情感累積得到了舒緩,心裡感覺輕鬆了不少,而一想到下禮拜一回國就能馬上見到坂道君,心裡的澎湃感不禁湧了上來

現在想想,我好像跟坂道君沒碰過幾次面,說過的話也不是很多,一起騎行也沒幾次,而比賽也只有在高中聯賽時才比而已,為什麼我會對這沒多少交流的人如此的愛慕呢?


「山岳與坂道,這不就是最棒的組合了嗎!」


此時我腦中閃過了這句話,跟當初與坂道君第一次騎行時說的話一樣,我真波山岳,與你小野田坂道,山岳與坂道,這不就是最棒的組合了嗎!

沒錯,我會喜歡上坂道君,也許就是


命中注定的吧!


懷著這份心情,我收拾著行李,一邊想著回日本之後的打算,回去後要先去車隊報到,做體檢,找公寓,還有很多麻煩的繁瑣事要做,一想到這就突然覺得好累不想動了,但是一想到回去就能見到坂道君,就又抱著再努力一下的心態繼續整理


而時間也算是流逝的像當快,感覺沒過多久時間就到了回日本的日子,在歐洲這日子過的算不錯,不讓人感到厭惡,但也不讓人很留戀,是有幾個風景還蠻讓人印象深刻的

車隊的經理跟幾個較熟識的人一起過來送機,雖然他們看來有點落漠的樣子,但該道別時還是得道別,在機場道別之後我就直接登機了

現在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回日本之後的事,以及他的身影,三年雖說不算長,但也不算短,這期間一個人是可以有很多的變化的,不知道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跟坂道君一起騎車


日本時間3月XX日星期六下午兩點三十分,我回到了日本,提著行李走出機場到了接機大廳,在偏角落的地方看到了坂道君,頭髮比上此看到又長了點,身高也高了不少,雖然這我也是,除了這兩點外其他好像沒什麼變的樣子,讓我放心了不少

我走過去跟他打了招呼,不知是不是太久沒見面,他看來有點緊張,但看來很高興的樣子,而我也是一樣,能跟他重逢,讓我感到些許的緊張,但也感到無比的喜悅

"喲!好久不見了,坂道君"

"那...那個,好久不見了,真波君,還...還有...那個...回來的路上很辛苦吧"

"其實也還好啦!沒有很辛苦!"

"那接下來要先去哪裡呢?"

"嗯,要先去車隊那報到一下,然後還要去體檢,還有要找公寓"

"有這麼多事啊!"

"嗯!,就麻煩坂道君陪陪我了"

"不會,這沒有什麼"

"那就先謝謝了,坂道君"


接著我們就到車隊總部報到,再來去醫院做體檢,因為坂道君開車接送的關係所以完成的時間比預定的還要早,但問題就是在找公寓,距離車隊據點近的公寓幾乎都被租滿了,而車隊又不提供公寓出租,能問的地方都問遍了,正想放棄去其它地方找的同時,剛好坂道君開口了

"那個,真波君,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去現在我住的公寓問問看"

"诶!可是..."

"我現在也是一個人在外出租,那邊出租費還算蠻便宜的,距離這邊也算近,搭電車來的話大約有兩三站的距離,如果不介意的話..."

"真的嗎!那我們現在就去看看"

"嗯"

大概二十五分鐘後我們到達坂道君住的公寓,是一棟白色外表貼著白色磁磚的公寓,大約有五層樓高

坂道君先去找房東問現在有沒有能出租的,結果剛好真的有一間有出租,房東帶我跟坂道君去看看,雖原外表看來有點小不過裡面還蠻舒適的,房租的部分也像坂道君說的還算便宜,我看了看後就直接決定要租這裡了

"請問你覺得怎麼樣?"房東問

"我覺得很不錯,那我就決定租了,可以嗎?"

"當然可以!"房東高興的說

"那我現在可以搬進來嗎?"

"嗯!可是這裡再上一個人搬出去後就沒有在清掃過了呢,請問可以等明天嗎?等我先清理好這間"房東說到

"可是..."

"真波君你在這附近有認識的人嗎,要不要跟問問看他們能不能讓你住一晚"小野田說

"沒有耶,不然坂道君我今天晚上能先住你那嗎?而且這樣明天入住時我也比較方便"

"嗯.......可以是可以啦!如過你不介意房間亂的話"小野田有點猶豫的說著

"真的!謝謝你,坂道君!"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真波桑,大概明天下午就可以住進去了,所以再那之前就麻煩先忍下吧!還有真不好意思,小野田桑,要先麻煩你了"房東說

"不會,我才該道歉的,突然帶了個人來,給你添麻煩了,真不好意思"

"不不不,有房客來出租是好事,怎麼是麻煩呢"

"是...是嗎"

"那真波桑,就請你今天先住小野田桑那了,等可以入住時我會馬上通知你的"

"那就謝謝了,房東小姐"


確定好之後我就先把行裡放入坂道君的公寓裡,其實他跟我住的還蠻近的,我們同樣都再三樓,只是坂道君住在樓梯口附近,我則是在走廊盡頭

行李搬進來後我就先把換洗用具跟衣服拿了出來,稍微整理之後我們就出去吃飯,時間過得很快,現在已經是晚上六點半了,我們到了附近一家家庭餐廳吃飯,吃飯期間,我問了坂道君最近的情況

"坂道君最近再做什麼工作啊?"

"我嗎! 現在在一家動畫公司上班,我在製作組那邊工作"

"诶~這工作真像坂道君的風格,那你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才搬出來的嗎?"

"嗯,因為工作地點離家遠,所以就搬出來了,不過還真巧呢!我工作的地方跟真波君現在在的車隊訓練場很近呢!"

"嗯!真的很巧呢!"

真的很巧啊,巧到讓我感覺...真的很開心呢...坂道君

"那坂道君,你是什麼時候考到駕照的呢?今天看你開車開得很順的樣子"

"那個...我在大二時就去考了,而且也沒有開得很順啦,那是因為平地才開得比較好,而且那車是跟同事借的,萬一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

"坂道君還是一樣會再山路是暈車嗎?"

"嗯..."看坂道君臉有點泛紅的點頭

"哈哈~果然是坂道君!"

"請別在笑我了!"

"抱歉抱歉!那...坂道君...現在還有...再騎公路車嗎?"

"嗯!有啊!雖然跟以前比起來騎的時間要少的多,但一有時間我還是會騎"

"是嗎..."太好了...坂道君還有在騎,那以後就還有機會再一起爬坡了,我不禁這麼想

"那真波君呢?接下來就一直待在日本了吧!"

"嗯!"

"那真的太好了呢!"坂道君笑著說

"嗯..."我睜大了眼睛看著坂道君,想著這句話的含意,難道坂道君也對我...

坂道君可能看到我此時的表情,就突然解釋說

"那...那個...這...這只是單純的替真波君高興而已,畢竟人還是待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生活是比較好的,就只是這樣想而已"

"是嗎..."

聽到坂道君這麼說,這讓我的心揪痛了一下,我想也是呢,畢竟對坂道君來說,我只是個在高中時期認識的朋友兼對手,而這也是事實

但至少,接下來的生活,我都能夠見到坂道君,光是這點就讓我很高興了,萬一我的這份心意被他知道的話,搞不好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接下來,我就跟坂道君成為了鄰居,我們的關係也比以前近了一點,雖然能每天見到他是真的很開心,但這份心情也隨著時間慢慢增加,過了幾個月,已經到了無法再壓抑的地步,如果受到什麼莫大的刺激的話,可能就會爆發出來,我會對坂道君做出什麼事都不知道,所以


我避開了他


這幾天我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子要有遇到坂道君的時候跟他打招呼,直接當做沒看到,從旁經過,而坂道君看到我跟我打招呼也無視他,把他當做空氣一樣

這不是我願意的,我也很想跟坂道君在一起,但是是以戀人的身分,則這份心情已經壓抑到不是我能控制的地步了,如果有個萬一的話...

我,並不想失去你啊,坂道君

維持這樣已經過了兩個禮拜,在這時我收到了一封簡訊,是坂道君傳的,上面寫道

「那個...不好意思,真波君,是不是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讓你不高興,總覺得你最近一直在避開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道歉,真的很對不起,還有這週日下午有空的話要不要一起去爬坡?            BY小野田」

看完了簡訊後,想著坂道君還真的是跟以前一樣,有發生什麼的話都一定會覺得自己有錯而道歉,就算變成熟,成人了,出社會了還是一樣沒變呢!

但其實真正要道歉的是我啊,明明擅自避開你的,擅自喜歡上你的人是我,而你卻要跟我道歉,想到這我就笑了下,然後回傳

「其實要道歉的是我,只是最近心情不好而已就牽怒到了坂道君,真的很抱歉,禮拜日那天沒問題,時間跟地點由坂道君決定!      BY真波」

到了禮拜日那天,我們到了箱根,回到了我最熟悉的故鄉,到這時坂道君說因為他不是在地人所以不清楚這邊的山路,就讓我選擇今天爬坡的路線,而我選了那天跟坂道君相遇的那條山路

從平地開始,到了緩坡,漸漸的變成陡坡,最後到山頂,本是悠閒的騎行,但到最後卻變成了比賽,雖然有一定的差距,但坂道君還是緊緊的黏在我後面一路到山頂

到山頂後我跟坂道君在山頂的停車場附近找陰涼的位置坐下來休息,雖然已經是秋天了,但因為是初秋,所以天氣還顯得很熱

"真波軍果然很厲害呢!我都追不上"

"坂道君也是啊!一直緊緊跟在我後面,害我一直想你會不會超車呢"

"不不不!我已經不像以前一樣快了,到是真波君,你感覺越騎越快,下次我們在比賽的話我可能一下子就被甩開了呢!"

"才不會呢!坂道君被我甩開這件事"

"不,這是很有可能的,畢竟一個是職業車手,一個只是普通人,自然一定會有差距的"

"才不會!坂道君...你...你不會...不會的"

"不!我啊...現在已經進入社會工作了,像其它普通人一樣,騎自行車頂多只能當休閒活動而已,而真波君你則是一直在那邊努力著,而現在已經變成了眾所皆知的自行車手,實力當然也是很強的,所以..."

"不要再說了!坂道君"我緊抓著坂道君的肩膀邊說

"诶!"

"坂道君,我..."

不可以...

"其實我一直對你..."

不能說出來,不然會...

"我..."

沒辦法了啊,只能...說出來了...

"一直...喜歡著你啊...從高中時期開始就一直喜歡你,現在也是..."

"喜歡你,好喜歡你,真的好喜歡..."

"所以...不要說...離開我這件事"

"等...真波君...你....哭了啊"

聽到坂道君這麼一說,我才感覺到眼睛的腫脹,及已經濕潤的臉頰,我隨手的把眼淚擦一擦

"那個...真波君...你...是真的..."

"我沒開完笑...也沒騙你...這是事實...我真的很喜歡坂道君,從高中開始就一直喜歡你"

"是...是嗎...真波君...那個...好痛..."

看到坂道君面有難色的說著好痛,我才意識到我的手到現在還抓著他肩膀,而且抓得很用力,我趕快放開

"抱歉...你沒事吧!"

"沒事!"

"那...我可以聽聽看嗎?真波君喜歡我的理由"


"嗯!"再來我就把我所有對於坂道君所抱持的的心情全部對他傾訴出來,跟他在一起時的感覺,自己是如何喜歡上他的,以及,曾討厭過他的事,這期間坂道君一句話也沒說,就只是靜靜的把它聽完,說完後我問了他

"坂道君不討厭嗎?"

"你是指什麼?"

"當然是我喜歡你的這件事啊?"

"我是不會反對同性間的喜歡啦!所以不會說討厭,但我沒想到一向對女孩子很溫柔的真波君會...喜...喜歡...我,而且我們都還是男生"

"對待女孩子跟喜歡的人是不一樣的,對待女孩子要溫柔,但是喜歡的人不一樣,除了溫柔,還要付出自己對他的關愛,珍惜與他共度的時光,再他無助時幫助他,保護他"

"原來真波君是這樣想的啊!"

"不,這只是以前東堂學長對我說過的話而已,但我覺得還蠻有意義就把它記下來了"

"是...是這樣啊..."

"那坂道君呢?"

"诶!?"

"既然我都對你告白了,那你也該給我個回...回復吧!"  說出這句話時,我心裡有點害怕,我害怕坂道君會說"我們以後別再見面了"或是"我們絕交吧"之類的話

"那個...我...我從以前就一直把真波君當好朋友,現在也是,我從沒有想過真波君是這樣看待我的,而現在知道了,怎麼說呢,我還有點高興呢!"

"真的!那坂道君你..."

"不,我只是覺得真波君能對我坦白事情很高興而已,並沒有其它意思"

"那...我們以後還能一起騎車嗎?"

"這...當然可以啊!我們不是朋友嗎!"

"朋友...嗎..."聽到朋友時我就確定了,坂道君並沒有對我有喜歡的感覺,純粹的只是把我當「朋友」而已

"嗯...對不起,雖然我並不是說喜歡真波君,但我並不是對真波君有那種感覺,而我也不想因為這個告白而毀了我們的友誼,所以,以後我們還是當好朋友,好嗎?"

"我知道了,這又是現在坂道君的答案對吧!"

"嗯!"

"但是我還是喜歡你,我不想放棄,所以,我以後可以追求你嗎?坂道君"

"這個嘛...不行...我會很困擾的"

"對於這一點坂道君沒有反駁權,所以我以後還是要繼續追求你,喜歡你"

"那你還問!"


之後,我就像我說的一樣,追求著坂道君,雖然坂道君把我追求的行為當成是好友一般的行為,但我還是繼續的追求,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吃飯,假日時會一起出來騎車,這些像是好友的舉動對我來說也是很寶貴的,但我的追求可不止這樣


在開始追求坂道君約一年之後...


好不容易完成了環西賽的賽事回到了日本,參加比賽的這期間真難熬,但我還是完成了它回來了,得趕快回去呢,坂道君說今天會弄豪華的大餐來慶祝呢!

回到了公寓,看到坂道君那邊的燈亮著,我趕快回我那邊放下行李,在到坂道君那敲了門,而這扇門被打開,而打開這扇門的人用我覺得最甜美的笑臉回應著

"真波君,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說完便抱住了眼前的這個人,我最喜歡的這個人


沒錯,我成功的讓他喜歡上我了!


──────────────────

說老實話,寫這篇到後半時差點不知道我在寫什麼,還好最後有完成它

這篇從統測前開始碼的,經歷過大考後有空閒好不容易完成的,但在大考前還有餘心看+寫同人,我還真不認真啊




评论
热度(43)

© 多話くん | Powered by LOFTER